勇維小段子。

勇維,微背注,最後是玻璃渣。

最終滑走之前焦躁不安的ㄇㄇ玩了關鍵字小段子

既然完結了還是發一下><

好喜歡勇利,好愛他們,一定要幸福。




勇利的FS曲子裡藏了Viktor的名字,迷妹騰地一下就暴走了,也有人懷疑是多心了,但是勇利其實是會彈奏樂器的,還學了好些年。


坐在那個位子上,撫摸酒紅色的真皮沙發,不自覺的翹起腳,將下顎墊在掌心。

勝生勇利棗紅色的眸子裡,有異常晶亮的星辰閃爍,斂下眼,可把愛人努力的模樣一覽無遺。

將那個兔尾塞進去,

這是第一道命令。


交換了戒指的隔天早晨,Viktor什麼都不做。

無名指那金色的護身符,被玻璃珠般澄澈的眸子和溫煦的陽光同時照看著--很久很久。

「唔...Viktor......你在看什麼?」

「啊啊、今天天氣真好呢。早安,勇利。」

Love和Life從心尖兒滿溢了出來。



>領帶<

「勇利。」

「是、是......!」

維克多的鼻息噴在勇利鼻尖,似乎與他自己的混成一團,讓他惶恐的屏住呼吸,只是仰起脖子,眨巴著眼,凝視近在咫尺的標緻臉蛋,不敢出聲。

剛才扯那一下好疼哇,勇利好狠,對教練好壞壞......!原本是想訓下去的,維克多張口,嚴肅的表情立刻崩解,漾開迷人的笑,用力扯過那條應該燒毀的領帶,捉住兩瓣唇輕輕吻了一下。

「剛才忘記給你的。」

總是不由自主的包容他。


>失去的東西<

為了滑冰,勝生勇利失去了多少東西。如果一一去細數,肯定會軟弱的掉下淚來。

即使如此也從未放棄過悠游在銀白大地的每一刻,

最後得到了維克多‧尼基福羅夫。


>奶油<

「維、維克多...!你喝高了啦!這個怎麼可以潤滑噫噫這裡是飯廳你你你--」

「大丈夫大丈夫~用體溫融化就可以了哦♡」


在銀盤之上,聚光燈之下,白皙的身子瑟瑟發抖。

熱情的舞蹈,毫無聚焦的雙眼,極好的演飾,令人動容的轉著圈兒。

「116......116.97!新世界紀錄!!屬於維克多‧尼基福羅夫!!!」

嘩啦嘩啦嘩啦嘩啦--

被百萬的愛與光簇擁著,身子漸漸找回了血色。


臉頰暈開緋紅,是水染的。勻稱的抹在俄羅斯人的雙頰,隨著他輕浮的語氣輕輕顫動,在笑靨之間吐出灼熱的誘惑。


在銀盤之上,聚光燈之下,脆弱的心臟瑟瑟發抖。

優雅的舞蹈,閃閃發亮的雙眼,極好的展現,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哭了,水珠隨著顫抖的人兒轉著圈兒潰散在地。

「優勝者為--日本的YuriKatsuki!!!」

勇利--Amazing!!

被僅只一人獨有的愛包圍著,倆身子緊緊相擁,終於知曉了愛。


>領帶,奶油,失去的東西<

勇利的領帶被Vik塗上奶油之後拿去燒掉。


>冰刀虐待PLAY(勇維,OOC,R17)<

如果就這樣分崩離析。

肌膚如冰雪,在刀鋒之下脆弱的劃開碎屑,勇利咬緊了下唇,看著維克多湊上去舔吻的視線也變得搖曳,尖銳的痛覺在四肢竄動,失血的身體燥熱而難耐,匯聚成熱流直衝下腹。

伴我身邊,不要離去--

不知是誰不小心將內心的話語吐露,還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勇利感到氣憤莫名,狠狠的往上頂弄,用肉刃教訓著跨坐其上的......

教練?神明?天使?愛...人?

那又何妨,終將分裂。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