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蕊蕊】Yuri on Ice(勇利比賽長曲)合奏

【咪蕊蕊】Yuri on Ice(勇利比賽長曲)合奏

──勇利&維克多CP無差

已戀愛。

和生日沒有半點關係(

 

 

 

 

 

 

 

(GPF賽後,日本九州長谷津。)

 

  「吶吶、Viktor,我們來合奏吧?」
  維克多從來不拒絕他的小豬豬,他們直接上街買了一把小提琴(Vik出錢)。
  「Wow勇利、會彈鋼琴呢!」
  「只是彈著好玩而已……要開始囉,Viktor?」
  由維克多擔任小提琴的部分,勇利則是雋永的鋼琴──

  Yuri on Ice,這首曲子初次聽見便讓他驚豔,他感受到愛──不論是那位音大女生的、還是勇利對於自己與滑冰的。
  但像是少了什麼,維克多要求勇利不要換曲目,再去想想,去溝通。選曲之中豐富的音樂性是很重要的,勇利的身體有這樣的魔力,可以舞出情感,渲染給觀者。
  這跟自己的表演有本質上的不同。
  維克多覺得自己很少被真正感動,即使他人看穿了他的才能,時刻圍繞他想與他分享從他身上所獲得的悸動,維克多僅僅露出得宜又迷人的笑,無動於衷。直到那個人,在看見某位粉絲的高質量試滑自己的短曲後,不只審美觀,對事物的理解與看法也慢慢的在改變,不自覺被勇利拉著,用極緩的步調去走、去看這個世界。
  別看他悶騷,勇利其實是個感性的不得了的人。
  賽前,他的耳機裡反覆播放表演曲目。坐在身邊的維克多纏著勇利,輕鬆的談笑,用身體給予選手安心。
  有時勇利會忽然給維克多一個凌厲的眼神制止他的行動,正當他摸不著頭緒的時候,勇利將手指抵在唇前,然後指了指耳機,輕輕的眨眼。

  ──我去安靜的地方,別擔心。

  意思是不要任何人打擾,讓他一個人安靜的窩在角落。為曲目展開天馬行空的模擬與思考,做出他自己的詮釋。

  偷偷跟著小豬尾巴兒走,維克多不只一次看見勇利雙頰潮紅,眼眶泛淚的模樣,而後又緊緊閉上充滿晶亮水珠的眼,抱著自己,直到覺得完全調適完畢,進入曲中的意象。
  勇利在追尋某些事物的時候,眼裡總是閃閃發光的──

  那樣的光景,深深吸引著維克多。維克多用手指撥弄著鋼弦,試著拉了一下。勇利望維克多的方向一瞥,接收到維克多的淺笑,令人安心的訊號。
  他深吸了一口氣,壓下琴鍵。
  開始了,屏住呼吸,腦內浮現銀盤上的勇利,雙手抬升,將自己托起,推送出去。不知道勇利是不是也想著自己的演出?他右手流暢地奏著反覆的旋律。
  輕輕的,有如蜻蜓點水,左右手交叉的三連音。有時用力過猛壓到了一旁的荷葉,荷葉只是甩甩腦袋,落下些許露珠表示不在意。
  維克多歪著腦袋,下顎靠著腮托,夾著提琴,手隨意勾著、搭著琴,優美的三角。他斜斜的注視愛人繃緊的側臉線條。
  差不多要到弦樂加入的部分了。噔、又彈錯了,噔噔,勇利反覆的敲著同樣的黑鍵好幾次。
  錯了就不要重複彈啊!多麼不和諧,不一定人家聽不出來呢!那股跟在冰上一樣執著的傻勁,維克多忍不住想笑,將弓搭上弦。
  驚險的度過了八個小節,勇利又開始照自己的速度彈了,明顯跟原曲相去甚遠,右手慌張的在琴鍵上敲著高難度的琶音,弓起腰與臂,小豬豬認真的瞇起了眼,讓樂音高昂的飛起又下爬墜落。維克多強忍住笑,硬是合上了優美的弦音,短促、精確,弓桿起起伏伏,優雅的騎士提著西洋劍,隨音樂畫起劍舞,突入了意想不到的境地,一個和諧的驚喜。
  啊啊、這裡是勇利的鮑步,然後張開雙手緩緩滑向遠方,乘著自己吹出的風──指法不再複雜,清晰的敲著和弦,節奏漸弱,緩慢而堅定。維克多在最高音斷開了弦與指,接下來是勇利的部分。
  他很早就對勇利說了,這個段落是體現勇利認為在冰上最美的是自己,儘管當下勇利便反駁明明Viktor最美,但是在比賽上的這段演出,他總是緊緊閉眼,露出享受的表情,讓觀者不自禁的瞇緊雙眼,也多麼想陷落他的情緒。
  至此之後有一大部分是鋼琴的獨奏,輕巧的、細膩的,連綿不斷,大珠小珠落下玉盤。維克多可以暫時歇息,他也不再追隨勇利忙碌的手指看,闔眼聆聽。
  噹、噹、噹──!
  他敏銳地捕捉到幾個加重的單音特別不一樣,疑惑之際又重複了一次,聽得出是刻意為之,也就沒有張開雙眼看勇利每每彈錯時慌張的神情。繁複的樂音輕柔的包圍著維克多,裹在高音之間的重音又出現了。在冰場上也有聽出,現場用鋼琴直接觸鍵又更加囂張,刻意藏起此時卻又提出,像是某種不願張揚的訊息。
  左右手皆凌厲起來,勇利加強了力道,拍子卻還是照著自己的意思忽快忽慢,像是他本人的吐息。下一小節便是小提琴的歸隊之時,維克多不禁在樂譜之外又加上了自己的弦音,意外的合上了隨興到隨便的節奏,完美的三度合音。
  哦──!勇利小小聲的驚呼,眼角餘光瞥向笑著的維克多,又敲錯了音。
  音階開始下滑,而後高八度的抬升,進入了樂曲的最高潮。
  維克多不作他想,全心投入合奏。拉著琴的臂膀在微微顫抖,弓起漂亮的線條。音符一反開始的試探與交錯、單方面的追尋,他們奏著相同的音,互相追逐嬉戲,追逐相同的想法,相同的理解與愛。維克多修長的指節快速移動著,揉弦、顫指,與越發強烈的琴音合而為一,琴瑟和鳴,勇利再度將情緒拉到最高,然後優雅的落下。反覆主旋律,久久不能平息,喃喃的愛語越來越小聲……
  最後沉靜下來。
  勇利入迷的垂下頭,手指仿若依戀不捨的,陪伴音符直到最後一刻,才輕巧提起。
  維克多看見了,聯合旋轉之後結束了演出,氣喘吁吁的勇利每次都將手指往自己的方向伸來,那顫抖的指尖的弧度和欣喜的表情,傳遞著溫暖的信息。

  啊──Message。
  想起來了。是我啊。
  ──第一次,維克多被一首樂曲弄得眼角濕潤。

  「對不起Viktor……明明練習很久了,可是我還是彈錯好多。」
  「大丈夫大丈夫~我也是第一次跟別人合奏哦,很有意思!辛苦啦勇利,鋼琴真的好繁雜啊,你右手超忙左手超悠閒w手痠嗎?」
  「不……還行。倒是Viktor好厲害!每次都合得好棒!不愧是Viktor!」
  維克多微笑著揉了揉勇利的頭髮,反被攻擊著髮際線而哈哈大笑。
  「是說啊,Viktor……」
  「嗯?」
  勇利漾起笑臉,轉身彈了有連續重音的那一段。
  「我超喜歡這段的!」
  興奮地又演示了一遍。「你知道嗎?這邊藏著Neta。」
  「我知道哦。」
  「咦……噫!」
  維克多再也忍不住,扔開了提琴和弓,大張著愛心嘴朝勇利貼了上來。「所以你到底和那個女孩子說了什麼啊?我好好奇哦、勇利……」
  「欸、我……什麼時候知道的……你!」
  「藏著愛人的名字什麼的,你是少女嗎勇利!」
  「噫啊啊──當初只是告訴對方希望加入我一直追隨並……崇敬的Viktor當作核心而已……!」
  「現在呢?現在呢!」
  「唔、唔──」
  「告訴我嘛!現在對Viktor‧Nikifrov感覺怎麼樣呢?」
  勇利被逼得羞紅了臉頰。
  他反身一把扣住維克多的腦袋,給予得霸道而細緻,得到的回應深沉又溫暖。
  我愛你被融化在唇齒之間。




---
野田妹和千秋大人...!

大家壕我是ㄇㄇ。我這學期入了Yoi坑,平安喜樂。連荒廢了一年的鋼琴都拾回來了,想好好考證照,找到了愛與未來目標。(?


事後夫夫發現演奏被西郡家三姐妹錄下來影片又被鬧了好幾個月(。


NETA是這個https://www.plurk.com/p/ly9vgh

翻譯:yuri on ice的46小節在旋律上加入俄羅斯語調的victor兩次,實際上他也是正在想victor

註:約在2:16~2:18的地方


劇情啊我總是想哭哭不出來,倒是知道這個梗的當下又找音樂來聽,莫名其妙眼淚就掉下來了?!?!?!?!<是一個很不會哭的人<這是我的入坑瞬間

讚嘆久保美津郎!讚嘆動畫組!讚嘆松馬司拓!讚嘆梅林太郎!!!(琴譜八頁竟然要260新台幣!對,我買了(。)OST?買爆啊廢話。)


勇利應該跟我一樣近一兩個月都在練習,維克多私設是樂理很好,小提琴部分不太難比較是合襯,所以試著練一下,看著譜就會拉了。(勇利則是跟我一樣練到後面直接用背的,因為真的很難彈很鬼畜,一直要找音沒空看譜記起來最方便)<強調屁


好喜歡勝生勇利啊~~好喜歡哦哦可以寫論文的那種。

難得寫了連自己都滿意的心之聲而且是比較專業的領域(?)幾乎全曲都是自我理解,請多指教!

這裡吃勇維可逆!求聊求朋友/


雖然跟生日沒有關係,但目前是俄羅斯莫斯科的12/25晚上十點多,Viktor‧Nikifrov生日快樂( ◜❤◝ )!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