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雙蒼(暴露)小段子

肚子很餓,好久沒吃糧了(泣)願望是出偽雙蒼無料,努力耕耘中。

【偽雙暴露】

  意識是深海。

  你偶爾不得不讚嘆自然的鬼斧神工,站在神造的世界,窺探明鏡一般的心湖,純粹而自然。

  當然水是無色的。

  然而,就是有一個兩個例外的孩子,否決了神的傑作。試吧、把心湖攪散,把意志混淆,把聲音注入,把珠球填色,再把傲然混進去,最後將情愛,給深深的埋入。

  自然是無色的,而起始後的人造物,是蒼藍。

  「弱爆了。」

  青年低語,抬手喚下最後一擊。

  「了解。」

  傲慢的藍在波光聚集後,強行刺殺,奪去敗者的觀感。

  轟隆。四周都被流動的能量給震動,粼粼波光在四面八方浮流,反射人工的能源。

  我們站在一邊,仍遭受轟炸的餘波,一絲一絲地,拖著藍色鋼絲,針扎入腦。

  皺眉接下攻擊,很快的被系統排外,對視了一眼表示同樣的激賞,同時撫掌而笑。

  啪啪。啪啪。啪啪。聲音被移送敗者殘骸所殘留的電磁摩擦聲吞噬,在尾端形成不快的延宕。站在那兒的青年想必是對這兒的空間熟稔不已,明明又是大獲全勝,卻臭著張臉回過頭來看我們。

  「啊?」

  「您好。」「嗨喲~」

  「又是你們啊。」

  「很高興又見面了。」「很精采的戰鬥咧!」

  「哈?逗我呢?那種肉腳、我一點幹勁都沒有。」

  瞥了眼我們的笑臉,青年沒趣地撥弄深藍的長髮,懶洋洋地喚回智能伴侶,將滑落肩膀的夾克穿好,插著口袋轉身便要離去。

  「不幹架就他媽的滾。滾遠點,老子不要觀眾,看得礙眼。」

  藍流迅速將他不屑的語調傳遞過來,我們再度相識而笑,踏出原先說好的一步。

── ── ──
  看不見表情,還是能明顯看見青年怔住了。

  「媽的……GM?被搞上了?」

(大概是這樣的走向。)

── ── ──

  「要是沒有誕生就好了。」

  ……

  人是萬能的,這話不假吧?

  再過個幾十年、幾百年,就能回去歷史,修正懊悔。

  但我是做不到的,我只能毀滅那一團團白花花的智慧結晶,因為我不是人類。
不需要「生」。

  蹲在路邊這麼說的我,身邊簇擁著那兩個惡名昭彰的假雙子。

  「蒼葉醬怎麼會這麼說呢?」

  「就是啊,我覺得人生怎樣都不膩哦~」

  大掌剛撫上連帽外套就被我給揮開,順著動作看過去,兩人的眼珠子滲進了遊樂場後巷洩出的流光,霓虹、LED、酒水,痴迷的炫光只是映照在表皮,也不覺得亮,也不閃避,兩人沒看見似的睜大深邃的眼。

  「萊姆也該膩了吧?」

  「想找樂子隨時可以找到我們哦!」

  「「我們就是你的樂子!」」

  無機質的瞳孔反射掉劣質的光,竟然自己接上了能源,在漆黑骯髒的後巷發光一般一眼就能看清,不染上任何塵囂、不沉淪任何世俗的清澈眼瞳。

  「哼。」我拉低了帽簷。

  我想起了老家的液晶螢幕。

  兩尊調皮的人偶拖了線,在地面蠕動,摸摸索索,牽著對方的手站了起來,在我的面前激烈地舞蹈,唱著有著極端高昂情緒的歌謠,像嗑藥一樣好不快活。

  慢著!我伸手抓住他們,帶著笑的誇張表情360度旋過來凝視我。

  那明明不對勁。你們只是表演的偶,學人類唱什麼歌跳什麼舞!說著都覺得滑稽,自己笑了起來。

  羨慕嗎?很有趣的哦。試試如何?

  偶伸出的兩雙手啥都沒有。

  別他媽耍我啊。

  你還看不到呢。

  你有能力做得到,卻被自己藏起來了。

  真是可惜。

  不憫的孩子。

  哈哈哈……

  明明被嘲笑了卻沒有羞辱的感覺,求知渴望讓我伸出了雙手搭上它們。

  我是什麼?

  你是神明大人哦!

  我能看到什麼?

  你只要願意做了,就什麼都能看清。

  那我要做什麼?

  什麼都可以啊!

  偶又齊轉了個圈,笑容燦爛得就像獲得了極樂。

  什麼都行,什麼都可以。

  只要你願意正視自己是什麼。

── ── ──

接著就是後背位3Pㄚ(

(那兩個人裝得再怎麼不像人,卻依舊改變不了本質。因為清楚也對人類有深刻體悟,反過來利用自己的優勢。
說什麼我是最強大的!到頭來還是勝不過真正的人類啊!)

── ── ──

【Trip×Aoba】

橙黃的冰棍沾黏在臉蛋上,百香果之類的果實芬香疲勞了嗅覺,接觸的那一面已經凍得毫無知覺,不知過了多久,拿下來時托利普在眼前淘氣的揮舞,那根冰棍沒有消瘦的跡象,入目的橙與上方一頭抓翹的黃令視界貧乏單調的蒼葉困惑,但他仍張開嘴,一口含住甜品。

好乖好乖~被厚實的手拍了拍額髮,好冰……好痛……蒼葉難受地想咬緊牙關,牙齒敏感的觸到冰品便彈開了,蒼葉皺起眉,用門牙輕輕咬合棍狀物,挪動脣齒,像口jiao一般,小心翼翼的將牙藏在裹住冰棍的唇後。即使冰得咬不碎也不可以多做托利普沒有讓他「玩」的動作,如此乖巧的想法又換來疼痛的一頓虎摸,蒼葉模糊的發出哼叫。

原本的確是要睡前例行口jiao的,沒想到托利普直接從褲襠變出一枝冰,說著蒼葉喜歡冰涼的甜品吧沒法攝取甜食的時光真是難熬耶,就將冰貼在跪直準備例行公事的蒼葉臉上。

清楚感受到什麼叫做唇亡齒寒。

但是現在是冬天,蒼葉瑟瑟發抖著。

── ── ──

(暑期輔導的午休)

── ── ──

【偽雙蒼】

  食指挑起我的下顎,我順著指尖自動仰頭,「好孩子,蒼葉真是可愛。最可愛的好孩子。」威爾斯從來都以微笑示人,那張背光的笑臉就在不遠的上方籠罩我,充滿壓迫感的散發他的親和力。

  「不要閉眼,好好看著哦。」聲音在僵硬的周身漫延,托利普踩著同樣款式的皮鞋來回踱著,手上的馬鞭另一端正輕盈的滑過我,滑過背、腹、臀,滑過一條條……激起的紅稜子。

  我硬是撐著瞇起的眼,加深了笑意的臉帶著毫無笑意的眸子離開,只剩下毫無支力的指尖,佇在原地,要我自己維持,維持手指所能觸及的高度。

  我抬頭挺胸,但胸前的脆弱被金屬夾和指甲給扣住;我昂揚脖頸,但雙眼肯定流出了濃稠的懼怕吧。

  不然他們也不用一個個歪著腦袋吻我,讓我直視他們玻璃珠般的瞳孔,然後繼續為我佈置。

  明明在家裡卻西裝革履,皮鞋頭的金屬片咖咖作響,兩人興致高昂的觸碰著我。

  我也沒什麼資格這樣說吧。明明在室內,我卻不著寸履的跪著,被十字架與枷鎖給固定。

── ── ──
(我的天使神明大人好貴嚶嚶養不起)

結束。也沒幾個QQQ……
因為太餓了跑去了推特。得到了救贖
求聊求朋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