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仙/蓋>西】

無題
【小花仙/蓋>西】

渣渣純腦洞、一直線、時間線不明、OOC嗯。

  前方那身著華服的青年踉蹌了下。

  「殿下!」

  身為近侍的蓋恩立馬衝上前扶住不如外表強健的軀體。西蒙垂下頭,歪斜的冠帽使頭髮散亂在側,他的音調沉悶無力。「……我沒事,謝謝你。」

  癱軟的重量想要抽離溫暖的攙扶,蓋恩看見西蒙明顯發白的臉色,乾脆抓住他的手臂往身上帶,強制王子依靠自己。

  「蓋恩,我真的沒事,請你放手……我還有公文得批……」微微發顫的唇吐出中氣不足的不耐。

  「為了殿下的健康著想,您還是回房歇息下比較好。」蓋恩執著的支撐住西蒙,藍眸堅定地望穿處於弱勢的墨色瞳仁。他的王子殿下最終嘆了口氣。

  「……就一會。」

  緩慢的穿越長的讓人疲乏的迴廊,西蒙回到了寢室,砰的一聲坐進床墊,在蓋恩回身帶上門後,才像洩氣的皮球,如釋重負的躺倒在床。

  乾淨整齊的像是沒人使用的房間太過寬敞,此刻只有西蒙稍嫌粗重的呼吸。蓋恩掬了把水洗淨雙手,來到王子身旁。

  「殿下、失禮了。」溫暖的手撥開柔軟的額髮,撫上微涼的肌膚。不是發燒。「您感覺哪裡不舒服?」

  「頭有點疼……我睡會就好不用找醫生。晚點還有和異國皇子的會面呢。」

  隱藏在淡色碎髮之間是溫潤但疲勞的墨色眸子,王子濃密的睫毛上下顫動,滿載濕氣和睡意釋出點點光輝。蓋恩頓覺眼睛被針扎了下,晚了幾秒才傾身回道,「好的。午覺是好事。」

  還冰涼的毯子被蓋恩拉上蓋好,細心的服貼,然後被西蒙一把拉高蓋住頭部破壞了形狀,勇氣國的王子沉默的悶在一片柔軟之中。

  幼稚可愛的舉動看得蓋恩不禁微笑,但同時有股難受的情緒浮上心頭。西蒙是很能逞強的人,自從與弟弟分道揚鑣之後,身體的狀況也是越來越糟,小病小傷不斷,雖然是不致於嚴重礙到生活。王子殿下的確需要休息緩解他不穩的情緒。

  蓋恩好似能看見被子底下王子眼角生理性的濕潤,甚至是用口型喚著一個不在身邊的人,不斷送出氣音。

  ──塔、巴、斯……塔、巴、斯……

  暖黃的毯面製造著皺摺。

  不可能吧?蓋恩差點失笑出聲。王子殿下不是那麼軟弱的人,也不可能因為那些事情,就無時無刻念想著另一位王子殿下;更不可能因為自己的另一位主人,而煩憂的經常生病。西蒙他,不可能還沒放棄那位皇弟。

  「殿下,把飾物脫下吧?」

  蓋恩用關心的話語,打破了單方面覺得不和諧的窒礙氣氛。

  「好、我能自己來。」

  蓋恩點了點頭,關上大燈。「那不打擾您了,臣會準時叫醒──」

  「別走……嗯、沒事,你忙的話就走吧,我沒說什麼。」

  蓋恩差點觸上門把的手僵在半空,室內如此寧靜,他當然聽到了,或許還看見了正拆卸手環的那人軟弱的表情。

  「不忙,恕臣打擾了。」

  搬了張椅子,蓋恩動作放的輕緩,在另一側的書桌前整理起王子殿下待批閱的文件。唰唰的細微摩擦聲曾被王子殿下說過適合入眠。

  「蓋恩。」

  「是的?」

  「謝謝你。」

  「這是屬下該做的。」

  然後再無聲息。

  好一會,蓋恩輕輕嘆了口氣。身為近侍的他對這種狀況是習以為常,待在王子的房間伴他就寢雖然踰矩,卻也不是第一次了。偌大的房間塞下自己的小隊伍都不成問題,反正再多人,王子殿下原就偏低的體溫也不會回暖。

  因為少了一個最重要的溫度啊。

  西蒙趨於平穩的鼻息傳來,給人安心的感覺。蓋恩停下手上的工作,悄悄的來到床邊。

  床上的人兒睡相極好,眉頭卻緊緊糾結,一團撫不開的陰影,西蒙連睡著也不得放鬆。而蓋恩大約可以猜到他夢見了什麼。

  柔軟的髮絲散在白色的枕巾,伴隨淡淡幽香的昏黃燈光打在俊朗的臉龐上,蓋恩差點沒忍住伸手碰觸,他驚覺那樣做會遮蔽、攪亂一室光明。

  他的主人應當是光,另一位不在場的王子則是暗。就算光的背面本身就是陰影,西蒙也應當閃耀,儘管那是堅強,經過偽裝和學習而成的假象。

  ──殿下,您一點也不適合做王……即使您是如此勇敢,卻又善良透頂。

  其實西蒙能做到絕對的絕情,王者獨有的特質。蓋恩是最清楚的。

  ──矛盾的可以。

  蓋恩緩緩離開床沿。

  看了很是不捨啊,那就別看了吧……但是做不到。

  「臣先退下了,好眠。」在輕輕關上門時,蓋恩垂著眼輕輕說了句。

  ──我像您所期待的那樣,也用期待的眼神望著您呢。

──End──

嗚嗚原本不是這樣子的對不起我是渣渣()
話說淘米連個皇宮日常都不給一個實在心塞……自行腦補按捺不住的蓋恩大大(?)
蓋西是我在小花仙萌上的第一個西皮嗚嗚所以說我連啊十八都可能寫的出來!【給我住手
倒是另一邊為了還願(那個賽繆爾籠子)的安賽……啊十五都擠不粗奶啊啊啊啊啊啊這樣怎麼還願都快一個星期了(抱頭痛哭)

佔Tag抱歉TTTT還願我也會繼續佔用了【還敢說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