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赤綠】寫手精分試煉七題

【赤綠】寫手精分試煉七題(2、5、6)

<1、3、4、7題在杏夜桑@アンチビート 那邊,ㄤ雅是、大家的女神唷♥【煩>

 

 

2、

用告白成功梗寫一篇虐文
Pixiv Red x Green


  ───我喜歡你。

  ……哈?

  成為我的人吧,綠。

  什、什麼態度!你是在收服神奇寶貝嗎?

  綠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必須認真面對與青梅竹馬的感情。

  是不是來的太快了?臉變得臊紅而本人不自覺,綠低下頭,顫巍巍的把手伸出,在輕觸到對方向自己張開的手指後反被用力握住,綠從髮絲間看見對方晶亮的紅色眼眸。無法拒絕的晶亮眼神。

  太好了,綠是我的東西了。

  吵死了!本大爺只是不忍心看你可憐兮兮的哀求我回應你而已!

  綠嘴上這麼說著,卻是連耳朵都紅透了。赤把這幕難得的可愛畫面害羞的人兒盡收眼底,難得的露出笑容。

  綠以前總是覺得赤難以掌握,強大又不受控,看著那樣自由的身影,不知不覺慢慢被他吸引。忍不住追尋他、關心他,盼望他往回望,彆扭地、厭惡地不敢說出心裡的話。

  赤以前總是覺得綠難以掌握,高傲又不受控,看著他身邊一個個障礙,不知不覺慢慢產生妒意。忍不住往高處攀登,盼望他追上來,濃烈的情感讓他決定主動出擊。

  所以───

  綠終於盼到了青梅竹馬的關注,準確來說是愛情。

  而赤終於得到了一件東西,準確來說是件寶物。

  在回應告白後,一直處於困惑狀態的綠最近漸漸釋懷。

  而把綠關押在濕冷陰暗的洞穴,讓他除了赤自己,無法移開視線再看其他。赤也得到了滿意的生活。

  總是對自己的感情猶豫的綠,白皙的皮膚落下濁液。看來他對青梅竹馬抱持的醜陋情感,剛好跟赤對他做的事差不多呢。垂下的眼瞼有點濕潤,潮濕骯髒的地面變得模糊。

  而絳色的瞳孔裡原本有個閃亮的光芒,如今光芒正逐漸消逝,融進黑暗的洞穴。

──End──

 

 

 

5、

清水文,包含"他們合為一體"這句話
Pixiv Red x Green
甜然後大概是現代。


  嘶……

  風調皮地呼嘯,綠下意識的低下頭扯緊領口。日夜溫差可真大。他抬起頭,只見穿著件短袖和背心的赤,迎著風歡樂地小跑著往前,還不望回頭諷刺。

  綠你知道現在幾度嗎?還磨磨蹭蹭。

  綠只有傻眼地低語。

  ……沒神經的笨蛋才不會感冒。

  我啊感冒一定傳染給綠,珍貴。

  真貼心啊謝謝你噢。

  年假期間的巷弄安靜無聲,遠處偶爾順著風傳來狗叫,此時只有全日營業的便利商店對兩人唱著歡迎光臨。

  從打瞌睡的店員手中接過熔岩巧克力布丁,赤順手拋了一瓶阿華田給綠。

  我不喝這種甜滋滋的奶。等等為什麼還是冰的!自己喝!

  欸……?喜歡熱的啊。

  這種天氣,廢話!

  背離光源而去,赤頭也沒回地接住了綠亂扔的飲料,上下拋接起來,水珠也濺起四散。赤輕快地隨著微小的聲音與節奏往前,決定明早再把鋁罐拿去微波。

  綠到底怎麼活過冬天的?

  只要沒有人半夜拉我出來我都活得很好。

  綠沒好氣的說著,加快了腳步想追趕一派輕鬆又一派胡言的赤。

  嗯……

  赤突然回過身,差點撞上白眼的綠,他快速的抓起綠放在口袋裡的手。用手套毛絨的部分輕輕摩擦著凍紅的指。

  這樣不冷了。

  什、喂放手……大街上的你幹什麼啦!

  掙脫不開暖熱的手,綠氣惱的大吼。而赤只是原地不動,聽著激動的尾音消失在冷風中,然後幽幽地開口。

  街上只有我們。

  對啦,所以為什麼你個白痴要在冬天凌晨三點出門還拉我一起?

  晨跑……?之類的。

  綠無奈的搖搖頭,用力甩了甩手,依舊無法掙開。這可不是自己要求的哦是他自己要牽上來的……綠輕易地把責任丟開,無意識的握緊溫暖的手,不過這次像被項圈拉著走的狗一樣,行動更困難了。

  哼,睡到下午沒有晚餐。

  綠憤憤地瞪著前方的紅帽。

  所以我現在來吃早餐啊。

  兩人無意義的鬥嘴著,刻意繞遠的路走。

  緊緊交握的手使他們合為一體似的,在漫天星斗下只有相融的兩人最為耀眼。


──End──

 

 

 

6、

肉文,包含"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這句話
壯哉大Pixiv赤x綠(?)
嫌棄自己的想像力所以來個貼身近侍x家主趴摟,肉文嗯很不科學,我已經放棄治療了poi【紺


  身體異常的灼熱空虛。

  當綠終於發覺異香蔓延時,他的大意和對近侍的信賴早就出賣了他。

  「───放肆!給我滾開……!」

  綠雙手握拳交疊,指甲掐入皮肉,原因在於手腕和腳踝被麻繩綑綁起來,躺在榻榻米上不對勁的動彈不得。原以為是綁架,不過一般的嘍囉根本無法傷到下任家主。能夠這麼對待綠的也只有一人───他的近侍赤。

  「噓……會被聽見。」

  窗紙反射著燈火,不祥地搖曳著橘黃,綠瞪視著跨坐在他身上,一件件把他浴衣撥開的那人,赤的紅眸如往常般混濁不見底,現在則染上了堅定和興奮,看得綠無比焦躁。

  剛沐浴過的軀體意外的粉嫩,當赤輕慢地握住綠已經抬頭的分身,上下套弄。綠忍不住發出奇怪的單音。

  「你這個王八……」

  「少爺的房間,傳出奇怪的聲音不好。」

  赤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貼近綠的胸口,用力的嚙咬拉扯乳首,底下滾燙的身子開始顫抖起來。

  「……啊……」

  「很爽吧?」

  綠絕望的閉緊眼死命的搖頭,意志全都拿來抑制呻吟,明明抗拒的想死,在體內蔓延的快感卻越來越甚。為什麼停不下來?

  綠事後想起是那抹異香導致的。不過當時只感受到快意不斷的堆疊,最後誰都控制不住的一口氣勃發。

  這樣也能高潮?竟然弄髒了赤的手,這還不打緊,那隻要命的手還探入綠的下身,該處像是很歡迎赤的到來似的一下子就吞進異物,裡頭濕軟的令人眷戀。

  「在邀請我啊,綠真是淫蕩。」

  「啊……給我切腹……去死啊啊……呃嗯───」

  身體的反應更為誠實,當硬挺的事物用力的撞擊綠的身體內部,體內的空虛一掃而空,焦躁則越來越勝。綠以屈辱的姿態大張雙腿,禁不住刺激地眼眶泛淚。赤看著那副欲仙欲死的表情,一邊挺腰一邊輕輕握住綠再次立起的慾望。

  「好厲害,這玩意可以玩死綠呢。」

  「……閉嘴……一定要殺了你……哈啊、嗯……」

  「我啊,」

  位居上位的赤露出笑容,托起綠癱軟如泥的身子貼近他的耳畔,把句子化為濕熱的喘息告訴他。

  「還是先弄死你吧。最、喜、歡、綠、哦。」

  那是什麼屁話,笑死人了。

  來不及嘲諷也無法反抗,兩人都只是順著自身的慾望。綠開始配合的擺動腰肢,變得更黏稠,更煩躁,被染得更紅,更骯髒。

  把今晚作為紀念,赤狠狠地褻瀆這個總是高傲不可一世的少爺,讓要背叛他的青梅竹馬永遠記住───

  直到天空微亮。


  清早,為了會見高官,綠依舊早起。

  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如何調整跪姿都難受的綠勉強撐起頓痛的身子,手腕有著華麗刺繡的寬袖下面是一圈圈的紫痕。

  不會去制裁赤,

  因為什麼也沒有發生。


──End──

 

 

 

大廢話>

嗨大家好哇我是冥,和ㄤ雅(杏夜桑)兩個人一起寫出赤綠的寫手精七題了!

各位!【叫誰】羨慕嗎羨慕嗎嫉妒嗎覺得冷嗎!?我竟然跟ㄤ雅胎胎ㄤ雅女神一起寫出東西來了♥【警察就是這個人

據說真愛如我們可以來放閃!!!!!!【什

被大家的偶像ㄤ雅說什麼聖母我不敢當;ω;;;;企劃永遠都是最慢交的那個就是我噢超該死的對吧!【一點都不光彩

倒是那個,我們親愛的ㄤ雅,嗚嗚嗚嗚為什麼我會喜歡上赤綠還有米代都是因為她!

我幾乎天天都沐浴在ㄤ雅的美好文字世界裡面!是的我每天都被滿滿的愛灌溉成長著,

我!愛!ㄤ!雅!【到底

 

對不起我只是一個屁孩(。

 

重點還是,感謝ㄤ雅願意和拖稿狂魔冥冥一起寫東西TTT為甚麼我這麼愛妳(

然後寫出來的東西還不夠成熟,各種感謝ㄤ雅的包容,其實我並沒有爆字數唷而且質量也ry掉了<

總之就是請多多指教!

 

那麼喜翻赤綠的各位記得3月底有一件大事唷,就是赤綠x日本妖怪啦☆

據說我是那個很廢的策畫所以也來說幾句話(?)

最後交稿日期是3/30唷!所以已經完成的都可以打上Tag發表了/

\\30號//唷不是31號!!!高調高調!

詳情請洽主催ㄤ雅桑那邊! 


好的謝謝收看()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