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綠寶石言葉企劃】Walking dream

【赤綠x寶石言葉】Walking dream

By:玄暝/冥

 

>Pixiv Red x Green(Green中心)
>Green為第一人稱,時間軸有點破碎
>學園現代架空、OOC、很多捏造(空想)和對話、可能有Bug,有不科學

※一言以蔽之就是作者和內文都是一個大腦洞,請注意

───


  「別太想我哦。」──

  才不會呢。

  當時臨別的話在耳裡旋繞,回響多年。膠卷一樣的泛黃時間軸失去他的蹤跡,童年甚至都忘記了我們,淡去痕跡,連我也快對同他歡笑的時光失去記憶──

  才不會呢。

  忘掉的一定會是他,我不悅地捏住胸前的玉飾。

  不過,無法否認,再度看見他的時候,安心感油然而生。Red他,感覺沒什麼變。

  看他緩步走近我周圍的空座位,我忽然意識到什麼,將一直配戴在胸前的墜飾收了起來。比想像中更豐富的思念,令人眩暈。

 

  「Green,好久不見。」下課時,以老套場景轉回故鄉高中二年級的Red跑來找我搭話。

  「唔、好久不見……」

  對好奇的女同學不屑一顧的Red直奔我的座位,我一時間拿不好用什麼表情面對他,有點彆扭的撇過臉。

  「Green,好像很緊張呢。」肯定句。Red將上身湊近,久違了的熟悉紅眸緊緊抓著我的視線不放。

  「才、才沒有!為什麼會產生那種錯覺啊?」

  突然高聲說話,感覺臉頰都熱了起來。

  「因為,Green很想我啊。」

  Red輕輕彎起嘴角,「Green沒什麼變嘛。」

  「Red也是除了體型其他都沒變啊,特別是腦袋。」總是能無所謂的吐出好像很曖昧的句子。不過在當下,反而有股欣慰的感覺,Red並沒有因為中學去讀了高級學校,便和我記憶中的那塊有所差別。

  「意思是我還是很聰明嘛。」

  「……Red你的智商果然沒變。」

  帶著點怨懟與他鬥嘴,下課時間很快便過去了。

  在老師滔滔不絕的演說時,能夠感受到灼熱的視線刺在背脊,是Red嗎?一邊抄寫著筆記的我不禁感到好笑。

  睽違八年,原以為會彆扭地不敢直視他。這樣真是太好了──

  吧……?

 

  放學時分,我扭了扭僵硬的脖頸,收拾好書包,教室門口便傳來響亮的呼喚。

  「學~長~要~走~了~嗎?」

  「Hibiki,別這麼大聲啊!」

  一如往常的,被高中課程洗禮一整日仍充滿朝氣的少年站在門口,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朝翻起白眼的我招著手。

  我想著趕緊讓Hibiki全身散發的光芒收斂點,拎起書包正要往門口走,途中經過Red的位置,剎那間想起在八年前,我的放學時光都是跟Red一起度過的。

  「Red不回家嗎?你還沒參加社團吧……Red?」

  Red翹著兩腳椅,身體前後搖晃著,面無表情地注視前方,對我的話毫無反應。我疑惑的在他眼前揮了揮。

  「……Green哦。人怎麼都走光了?」Red回過神,踏穩木椅,不解地環顧四周的昏黃。

  「不是吧,放學了好嗎!」

  Red反應慢半拍的抬起頭,注視我和不知何時走近的Hibiki,偏過頭問道。

  「Green,要回家了?」

  那句話與當年還是小學生的我們重疊,使我微微征愣。這所地方高中當然離家很近,不過現在我並沒有要與Red一起返家的意思。

  「Green學長和我是學生會的成員哦!就算是下學期的開學也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呢,沒這麼快回家喔。」

  Hibiki爽朗的笑著替我解釋,而我則不知為何注意到了Red挑起單邊眉毛。

  「嘛啊、就是這樣。Red你……呃對,我們先走了。」

  注意到集合的時間和Red已經不是小孩子這點,我匆匆丟下句話,便和學弟踏出教學樓層。

  不經意的回頭,夕陽把物體連同影子拖出不吉祥的昏暗和狹長。有點逃離意味的我,好像忘了什麼沒和Red說。

 

  聚精會神的回想往事,很不幸的,到處都充滿了那抹紅色的影子。某幾次,忽然強硬地把已經習以為常的事情改變,至今的我仍無法釋懷。

  無法原諒擅自離開故鄉的他,無法原諒自己……

  我把最後的文件分門別類整理好,望窗外看去,世界早已被晦暗包圍。Hibiki仍掛著不帶一絲倦意的微笑看著我,是令人安心的臉龐。

  「嗯,回家吧。」

  披著夜色走過為數不多的路燈和店家,和學弟一起的路上盡是歡笑聲。在快至分岔處時分道揚鑣,我一個人走著爬坡路。

  平時並不會明顯感到孤獨,在初春夜晚冷風的吹拂下,我拉緊了制服的外套領口,心裡沒來由的不舒服,好似有團浸滿了水的棉花在裡頭來回滾動,既冷又煩躁。

  煩悶持續到晚飯後的一通電話,然後加重程度。

  打來的是Red,用的是舊址的家電,Red約我到兒時一起遊戲的基地。

  什麼事情一定要這種時候說?我不下一分鐘便想起那個多年未至的、堆埋回憶的場所,著裝出發。看見在寒風中標誌一般的紅帽和誇張的短袖,我對側身倚著大樹的他打了聲招呼。

  「搬家之前,我送你的東西呢?」

  沒有多餘的寒暄,Red開口就切入主題,不明不白的丟了一句。

  「……哈?」

  他站穩身體看著我,「那個,碧玉。」

  「呃……什麼?」

  「我說過的,讓你一直帶著的玉飾,」

  心底浮現出上午才收進書包的綠飾項鍊的模樣,不過我仍然不解的聽他慎重的繼續說下去。

  「那個,Green沒一直帶著,會有不好的事情。」

  Red單手壓低了帽沿,貼著肌膚的黑髮被風吹的散亂,看不清他的面容,莫名地讓我感到壓迫。

  「……你都幾歲了啊還這麼中二!」自己這麼吐槽後有種可以把氣氛渲染得輕鬆點的錯覺。

  「不是開玩笑。」

  Red低沉的話語一字一句的逆風飛遠,即便如此還是擴散到我耳裡了。語畢,強勁的力道抓起我的手轉了個圈,在不知道發生什麼的狀況下,背和後腦勺使勁撞上樹幹,Red的身體壓了上來。腦裡原本不明顯的暈眩突然放大,我難受的皺起眉。

  「痛……!Red你做什麼!呃……」

  有隻冰涼的手撫上我的脖頸,我被凍的反射性縮起。Red的手游移了一陣後轉而伸往我的手腕和口袋,其間,我一直都被大的不可反抗的力道壓制著不能動彈。

  「看Green有沒有乖乖把那個帶著。」

  該死的只長了身體的傢伙!被Red處碰過的地方感覺異常燥熱。

  「──鬧夠了沒!」

  Red低著頭,他壓在我身上的力道稍微放鬆,我便大力推開他,對著那失落的熟悉臉龐瞋目。

  「看來Green……不想我啊。」

  「什麼鬼話!」

  看他如此認真的態度,我埋藏在心底的,對Red的怨懟突然浮上心頭。「毫無預警的離去再回來,然後滿口胡言對人隨心所欲,你總是這樣,而我也沒變,一直都完全無法理解你!」

  莫名地,暈眩在腦內擴大、再擴大,連胃也不適地絞痛起來。

  「……我也是。」

  在轉身離去前,明明很微弱,Red的那句話還是像順著風一樣,輕易侵入我的鼓膜。

  錯覺似的,被混帳觸碰過的地方漸漸轉涼,甚至比周圍的皮膚更冰冷。

 

  那天之後就沒和Red說過話。

  正確來說,是Red沒來找我,而我也不會自行去攀談。平靜而繁忙的生活一如既往,Red回來或沒回來,好像並無差別。

  那晚,為什麼自己的反應會這麼大,如今還是搞不清楚。

  不過依稀記得,我和Red曾有過這樣的對話──

  『送你。這個碧玉,要一直帶著唷。』

  『為什麼?』

  『怕Green太想我啊。』

  『哼怎麼可能,你才不要太想念本大爺!』

  拿出書包夾層裡的玉,握在掌心,隱隱有種安心的感覺。

  我才沒有想他。

  誰會想他。

  Red從以前就擅長說讓人無所適從的話,擺出一副看透一切的姿態。

  攤開手,看著被我的體溫捂熱的暖玉,光澤柔和溫潤,綠油油的顏色看來討喜,頂端連著條紅繩,上下翻弄,發現水滴狀的底部出現小小裂痕。

  「硬度6點5的寶石……?」

  我不記得何時弄傷了,莫名感到心虛的收回夾層。

  「學長在做什麼~?」

  「呼啊──!」

  被從後方用下巴墊上我的肩膀的Hibiki給嚇了一跳,發出了有點羞恥的驚呼。

  「別突然靠過來!」

  「Green學長在看什麼呢?情書嗎?」

  「有可能嗎?」

  「怎麼會不可能?」

  Hibiki笑得燦爛。「我就很想寫一封給學長啊!」

  「哈……?」

  「話說啊,學長身上好像少了什麼?」Hibiki歪著頭看我。

  「什、什麼?」

  「脖子吧、好像少了點什麼。以前曾經戴著項鍊的樣子……」Hibiki伸出食指戳了戳我的頸肩。

  「才沒有吧!」

  對學弟偶爾驚人的洞察力感到敬畏,我雙手護著脖子,臉上陪笑著,心裡反覆咀嚼剛才的對話,一邊度過學生會時間。

  隔天上學,在分岔路的路口並沒有朝氣少年的身影。對Hibiki沒有事先聯絡不一起去學校,我感到不解。

  倒是平時總是在敲鐘最後一秒到校,然後迅速趴在桌上睡著的Red今天意外的早到,雖然還是媲美大雄似的一秒趴桌昏睡。

  「知道嗎……?最近校內有些學生莫名其妙失蹤了。」

  一邊喝著牛奶的我,側耳聽著臨座女生間的八卦閒聊。

  「總不可能相繼的請長假吧?」

  「Green,你覺得呢?」

  「……?都市傳說之類的沒有興趣。」突然被點到名,我據實以告。

  「妳怎麼會問他呢!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當然不會有興趣啦!」「可、這可不是都市傳說……」「喜歡人家就大方點嘛……」

  撐著頰,我轉過頭陷入自己的思緒。

  不經意的,撇見Red剛好起床,嘴邊掛著口水的樣子。

 

  隔天,Hibiki還是沒和我一起上學,當然學生會也不見蹤影,我曾試著想去他家探問,卻發現自己除了住在對街,對Hibiki的居處並無任何情報,電話也沒有開機。

  隔桌與附近的女孩子似乎又翹課了,在地方的高中是沒有班級階級的,突然感覺周圍空蕩蕩的,無所適從。

  我還是一樣的上學、考試、學生會,日復一日。

  好像有哪裡不對……

 

  當晚我做了一個夢。

  清楚意識到自己是在醒夢,似乎是精神和睡眠品質很差的代表。

  場景是在我的房間床上,呆坐在原地發現大腦並沒有讓夢繼續,於是我下床推開了房間門。

  嘎吱──並無年久失修木門怎麼會發出這種聲音?

  「唔……?」

  門外不是熟悉的家,而是對我來說更為熟悉的,與Red的秘密基地──樹屋。

  目前還是深夜,許久沒人踏足的幽暗基地布滿塵埃和不明的植物,我緩緩往前邁進,發現小屋一角有個妖異的光芒。

  「是碧玉。」

  熟悉的聲音從背後響起,我驚慌的轉過去望著來人。

  「Red……?」

  藉著月光,能見到同樣閃爍著紅芒的,Red的眼睛。

  他俯身拾起發出刺眼光芒的玉石,紅與綠在狹小的空間中攪和,令人不舒服。

  然後他用力往地上一砸──

  「啊啊……」

  頓時,那塊碧玉發出的光讓我眼前一片綠。

  再睜開眼睛,一片混沌的綠和紅佈滿整個空間,與剛才相比更為年幼的Red就站在那邊。

  「Green。」他輕輕的開口。

  頭痛欲裂。

  ──我把所有阻礙都撤開,只讓你在眼前。

  淚水像壞掉一樣不停往下掉。

  ──不小心先離開了,很對不起。

  我猛烈的搖著頭,腦內熟悉又稚嫩的聲音像是魔音一樣無法阻擋。

  ──Green你,

  ──一直不願接受事實。

  ──一直待在理想鄉。

  ──『你很想我吧。』

  幼小的手臂緊緊抱著我,纏的我全身發痛。我卻無法做出回應。

  ──不想結束的話。

  ──就對我說歡迎回來吧。

  然後、一次、又一次。

  活在永遠失去你卻永遠醒不過來的夢。

  世界又回到了純粹的綠。



─End─


腦洞作者的Flag補充:

1‧給玉,赤活著、綠沒拿下來,赤回來後他們還是兩條好漢,可能發展戀情的好幼馴染。

2‧給玉,赤活著、綠拿了下來,赤回來後他們只是兩條好漢。

3‧給玉,赤死了、綠沒拿下來,綠會一直等下去,最後漸漸忘記赤。

4‧給玉,赤死了、綠拿了下來,開始做夢,就如上述的故事。


或許對赤來說的好結局除了1、就是4。


◎碧玉(Jasper)石語為永恆的夢。


很對不起大家(土下座)倉促的趕完了,這只是一個輪迴的腦洞。

後記應該是要感謝企劃的所有人的qwq

所以還是謝謝你們、願意包容我這個笨蛋,尤其是主催ㄤ雅!你真的很棒!

我愛大家qwqqqqq


好像不小心把響寫成笨蛋了,對不起,笨的是作者ㄇㄇ我嗚嗚嗚(

要說為什麼把好好的企劃寫的不正常不恐怖不懸疑也無法理解,那一定是因為ㄇㄇ幾個星期前深夜,一口氣把妹控萌漫「砸扁你」給看完了。

強烈推薦【蛤


尾香灑花!!!!!!!!!!!!!(



评论(1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