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ts Just Another Day

【偽雙暴露】Hope You're Doing Well

充滿了捏造和OOC、肉渣渣。
標題和篇名都來自:Rocc - Hope You're Doing Well (Full Album)
總共十篇,祝我填坑順利(。

願意留下感想會很開心的!!
-------------

一、

  迷醉的。

  耳邊只有自己的心跳,碰、碰、碰,喇叭震懾內臟,與音樂的重步漸行漸近,瀨良垣蒼葉抹了把嘴,拎著鹽口杯走到牆角的沙發。當他發現有人在上面搞三P,也只能緩步走遠。

  拖著自己,與重步漸行漸近,漸近──最終重合。

  他將自己的額頭貼在牆上,稍微冰涼的觸感與自身體溫的高熱融合成一種不快的溫,就像巧克力放在流了汗的口袋裡,軟得爛得溫得,令人作嘔。

  耳邊砰砰砰地是臟器在躍動,或是換了一首POP嗨歌,年輕人在舞池當中扭呀擺的。他被一幫找碴的弄得一兩天沒坐下休息,吸了點粉維持龐大的精神世界。他不必這麼狼狽的,不是嗎?蒼葉仰頭,一口喝乾了鹽口杯裡的雞尾酒,本該讓甜膩滋潤喉頭,卻好像太甜了……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明滅的霓虹被酒水和藥物煙燻,矇上一層粉與紫的眩暈色彩。

  他朝吧檯熟識的酒保勾手弄指,手指黏黏的沾上萊姆的味道。砰砰、砰砰,出神的碎拍,舞曲,他又不跳舞。但是迷醉的因子,一步步朝他走來──蒼葉是想讓酒保把杯領回,因為他可能走不回去了,又不想就這樣摔碎它。他對吧檯揮呀搖,扭動腰桿,磨蹭牆面,那樣欲拒還迎的姿態,發不出聲,沒有人注意到。

  有些人不是靠他惑人的嗓音聚集而來的。

  所以在Trance當中保持醒覺。「哦哆、小心。」

  托利普讓自己的肩托起即將失去意識的蒼葉,大手繞過他的身子一把撐起,頸子頹頹的靠上頰邊,各式樣的濃烈氣味撲鼻而來。威爾斯就在身旁轉,拿杯拎夾克,向吧檯打了個招呼就大搖大擺撿了屍、走人。



  「可以改天嗎?我是說,老早說了會奉陪……真是一幫纏人的垃圾。垃圾……改天……我說改天了。」

  蒼葉蹣跚地,邁著兩個比他高大的男人拖引的步,穿過蒸暑來到冷氣房,叮。視線穿過格紋的背心與黑色西裝外衣的間隙望向電梯鏡,哦、是兩個外表機乎一模一樣的人。叫什麼來著……托爾斯和威利……現在可以不要來煩嗎?他不知道句子有沒有吐出口,再用力點出來的就是酸濁的東西了,要忍住。僅用喉嚨輕飄飄的囈語。

  「哦?蒼葉今天原本要做些什麼?」

  刷開房卡,被摔在了床上。蒼葉七葷八素的找不著方向,他再掙扎也沒有摔下久違的柔軟。

  「不過很可惜的不管是什麼,今天剩下的時光是我們的,我們一起享度。」

  托利普剝開了他有點過長的瀏海,底下混濁的視線往上貫穿,瞇著眼判讀:「托爾和威利……假雙胞胎……」

  「才不是雙胞胎咧~」「不是雙胞胎哦~」

  「蒼葉先生您放心好了,」

  「今天只是忽然來興致而已。」

  「不會有你擔心的事情,就放心的好好享受吧。」

  「我們都會幫你弄好的啦。」

  「嗯……」想驅使沉重的腦袋吐槽也找不到合適的句子,蒼葉覺得算了,既然沾到了床,能安穩的睡上一覺就好。不管旁邊是菩薩神明還是黑道或詭異的偽雙子……至少等他睡醒再說。

  「今天軟得跟攤水似的呢。連嘴上功夫都沒了,平常總要費一番力氣來著。」

  「是剛才那批貨的原因吧。」

  「呀──原來。」

  威爾斯和托利普以審視的目光站在床前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看了一眼通通上床。

  「改天好嗎……不懂人話?我說改天……」

  蒼葉單薄的內襯被兩人一下子就剝光了,他仰躺在床,有點躁動地扭著,他是有點介意,自己可能很髒或是味道不好,然而旅館純白的床單更加深他平白無故的罪惡感。

  「都到這一步了,解決了再說吧。」

  「之後由我們顧著蒼葉你可以好好的休息。」

  休息。他迫切需要讓身體歇會兒,而不是灌進一堆興奮劑。「真的……?」他一開口,發覺自己怎麼滿身都是濃烈的臭氣,從喉頭漫上來。

  「真的呀。」

  「比你剛才吸的更、爽到飛起來哦。」

  威爾斯和托利普很快就動作起來,前後皆搗弄著如軟泥般的身子,蒼葉不需要壓制就誰也掙不開,這可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兩人都很興奮,直到蒼葉開始模糊的用萊姆酒氣味的鼻音呻吟,才深深將欲望插進蒼葉體內。


1、Its Just Another Day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