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維勇】情人節in遊樂園(上)

勇維勇,前後無差,還沒交往呢(!

OOC、捏造、有點流水


斷後路,希望最晚在場次前兩天完成!

情人節寫到現在...呀啊、可能還要分兩篇。(爆)


------


  愛,這麼俗氣的字眼,用這樣的東西,變作金色的小圈兒束縛不小心落入凡間的仙女。怎麼想都是暴殄天物……

  但是聽他如是說,反覆用優雅的唇線,沉吟的嗓音,咀嚼那個字,那個詞,高尚的、自溫牛奶上方滴下蜂蜜。「LoveYuuri、ялюблю тебя、愛してる、勇利、Jet'aime、Uriah……」

  想再聽更多點、想再更深入的擁有,想緊緊的抱住他聽他說,「最喜歡你,勇利」讓獨有浪漫風格的教練說出不該是Viktor說出來的話,英語、俄語,甚至日語、法語。

  不對。輕飄飄的口吻,哪樣都不對──

  勝生勇利摀住雙耳,大叫著跑了出去。

  啊啊啊啊──聽聞慘叫的每個人都側過頭來看那個24歲的溫泉小開之子、日本特別花式溜冰選手臉紅的像剛從勝生烏托邦之泉裡撈出來,咚咚咚的踩過木質地板,一顆顆熟透的蘋果墜地。

  「勇……!」

  留下仙女傻在原地,哪裡做錯了?嗯?他將黑絲連著毛茸茸的小巧兔尾給褪下,摘下頭頂的絨毛兔耳朵與胸前的胡蘿蔔夾,換上乾毛巾,把自己當作青蛙,忘掉不識趣的蛞蝓,Viktor沉進偌大的水池。

  「気持ち良い~❤」

  毛玻璃對側的客人們還以為裡面開始了,通通湊過來,結果只見不要命一面喝伏特加泡溫泉的俄籍醉漢。

 

  勝生徹夜不歸,豬排公主夜未央,天未亮,他在長谷津遊樂園。

  怎麼就走到了這,天。

  勇利拔掉了播放離れつにそばにいて近四小時的耳機,揉了揉凍紅的雙耳。他掏出口袋的手機,在矇矓的天光之下瞇著眼把亮度調高,關閉飛航模式與音樂,連上了網路。三更半夜在冰堡滑了個爽之後勇利不管不顧的往東一直走、一直走,偶爾被駛過的車燈照亮前方的路,但是勇利根本不知道要去哪,他只是想要出走,不計畫也不報備,放飛自我凌虐雙腳,做史上最難搞的那種情、情人……

  Viktor果不其然打了十幾通電話,外加無數則水汪汪哭臉貼圖。噢,還有母親傳來「別著涼了」的簡訊。藍光打在鏡片上,後頭的棗紅有些渙散的看著屏幕上二月十四日火曜日上午六時的大字,思考了幾秒,窩囊的回傳今天請不要來找我。

  「唉。」

  他沉浸在自我的思緒裡徹夜走了十來公里,越走越僻,終於感到疲憊時抬起頭,上頭大大的招牌寫著長谷津遊樂園,嶄新的LED彩飾都還未運作。往口袋一撈,口袋與錢包都妥妥。

  啊、摸到票了。

  剛好有帶上。

  ……我是白痴嗎?

  沮喪的吐了口氣,勇利扶著額頭。再打車回家費錢也削面子,不如讓Viktor來吧……可已經發出的訊息也改不了了。

  是,今天是情人節。勇利也不是缺心眼兒,該做的都做遍了,親密的超越師徒、甚過戀人,雖然他們從未真正表態。

  比起維克多,他實在沒有什麼浪漫情懷,老早就買好這座開幕不到兩年的遊樂園的雙人票,原先的邀約計畫也泡了湯。

  勇利一咬牙,氣急敗壞的又發了條位置信息、外加到了打電話給我,噠噠噠的攻擊觸控螢幕。往上滑到先前剽悍強硬的句子,乍看還頗有欲拒還迎的味道,登時又嘆了口氣。

  24歲青春少年郎蓋了手章,在整備要大量吞吐情人狗的遊樂園一角,長著生苔的長條椅上搖晃雙腿,瞭望在短短五年內發展進化的故土,空氣的味道那麼陌生,卻有一絲既視的懷念。他的意志神遊了回去。抱著維克多(狗)在長谷津冰堡的小凳子上,剛賣力旋轉完的小豬豬溫熱了小動物與椅面,一點點的滲出汗液……

  「汪汪!!」

  勇利嚇得睜開眼。

  好是熟悉的聲線,但,怎麼是隻崽子?欸、難不成還做著夢呢。他瞪視眼前擾人清夢的物件,比今日天空還要蔚藍色澤的氫氣球在搖曳,後面是兔子巨大的頭套,毛茸茸的過份放大酒窩與笑顏,連接而下是絨布的粉白色身體,高大而修長。廉價的道具套頭,內容物不明,正緊緊抓著氣球對著不小心睡著的遊園客人大吼大叫。

  「不論如何,兔子不該是汪汪叫吧。」勇利感到莫名其妙,只好打哈欠壓壓驚。

  「那你說兔子怎麼叫?」

  這可難倒勇利了,他畢生只養過狗,本身不是說很喜歡動物,還不都因為偶像也養了狗,不過他也頗有動物緣……兔子焦急地將氫氣球扯到勇利眼前,球體咚地、戳中他腦門,截斷了無意義的思考。

  「這是,要給我嗎?」

  兔子上下搖晃沉重的腦袋,還扶了下。

  「那、謝謝?」

  在勇利伸手接過之前,大白兔又將絨毛兔爪取下,夾在腋下,從肚子前的大口袋拿出銅環,不太俐索地將氣球的彩帶繞在上面,然後交到勇利手裡。

  「寶寶氣球!」

  「哦……謝謝。」

  動作之間,細長指節根部有特別閃耀的事物,在陽光折射下看得勇利怔愣,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維──」

  「要叫我兔子邦尼!」

  兔子特地壓低聲音嚴肅地說道,帶上恐嚇意味,比起兔子更像俄羅斯棕熊。勇利也只能呆呆的點頭,不是很懂在日本鄉下地方的小遊樂園裡,操著一口流利英文的工作人員在演哪一齣。

  「Let‘s Party!!」

  「咦!咦?我嗎?」

  勝生勇利,24歲,被大白兔拉著走。

  正確來說是拽,不可抗的力道拖拉著前行,掠過遊園方向往反向奔馳,果不其然身邊傳來好奇的笑語及猜測,勇利羞赧的低下頭,視線急促的盯緊步伐。長谷津快報:「高大的白兔子挾持了遊客!!」預想快報漫天飛舞的情景,他下意識抓緊了那雙毛茸茸的兔掌。

  那又何妨,比原先來得有意思多了、不是嗎?

  四個小時前的勇利還在苦思該如何使出最高敬意的Japanese下跪,現在他正忙著被大兔子拉著跑,腦袋裡只剩下廣場中央的噴水池、人群、胖嘟嘟的鴿子,還有手心毛茸茸的觸感。

  從懷中變出了打氣筒,以及更多的氣球,站定通往各個園區中心的廣場,兔子開始富有朝氣的喊。

  「いらしゃ!」

  「哎?原來是做這種工作嗎?」勇利回想起在底特律也曾被問過要不要去臨鎮的遊樂園打工,雖然聽起來很有趣,但服務業絕對是最不適合勇利的工作。

  「いらしゃ!」

  開始有小朋友跑過來領氣球了,兔子開心的和孩子們揮手。順手把躲到一邊去的臨時工給拉了回來。

  「いらしゃ!」

  勇利糾正兔子:「いらっしゃい。」

  「いらっしゃい~」

  「媽、媽媽、你看!是兔子!」

  「可以抱抱嗎!」

  「?」兔子歪著頭和小朋友大眼瞪小眼。

  噢、天啊。勇利必須幫助兔子,但是實在找不出他底下耳朵在哪,又不好摘下來打Pass,他只好一鼓作氣的從後方抱住兔子。

  「呀、我也要抱!」「媽媽我也要過去……!」「抱抱!」

  「哇、哇噢~」

  兔子趕緊扶穩了大禮帽,抓穩了氣球,接下孩子們的撲抱。噢、還有背上的大寶寶。

  「兔、兔兔!你的腿怎麼這麼長!」「你會跳舞嗎?」「跳~舞~」「我會我會哦!兔子會嗎?」

  「什麼什麼?」

  兔子再度歪著腦袋看向一旁強拉來的搭檔。

  跳舞?

  有了經驗後,勇利靈機一動,直接退後兩步,前傾身子,將手優雅地轉了幾圈放在毛絨兔眼前,一個邀請的姿態。

  兔子簡直是立馬就領會了,帽子與毛絨手套掉落地面的同時,響亮的響指一個個迸出。就著遊園音樂,歡快的步子在腳下踢了起來。

  左踏、右點……左踏、右點……

  左踏、右點、左踢、右踩,前跳、拍手,後躍、拍手,一個轉圈後面對面行禮,又是左踏、右點……兔子腳底淺色的短靴發出叩叩的聲音,舞步漸漸順暢起來,增加了舞蹈的趣味性。

  是熟悉的步子──他正確的接下了兔子的拍子,勇利歪頭看著腳底,感到恍惚,陽光之下的兔子毛髮也染成了暖黃。

  在第三次轉圈,勇利牽起了兔子的手,兔子則彎下腰拉著看得瞠大雙眼的孩子們。

  「哇啊──!」

  洗腦的音樂迴旋三巡,重覆性高的動作孩子們學的也快。廣場前奇妙地圍成了圓圈,圓圈中心的兩人不斷拍手,歡鬧的氛圍吸引了更多人加入。還不到遊行的時間,怎麼這麼熱鬧?大人也愉快的放任孩子加入,年輕的情侶甚至拿起手機攝錄。

  勇利忍不住揚起笑,捕捉到從厚實的頭套下輕鬆的吹起了口哨,旋轉的一個分神,兔子的繩結鬆脫,手上氣球嘩啦散了開來。

  「噫──!」「氣球!」「啊!」

  孩子們紛紛扔了手上的銅環,蹦蹦跳跳地往上抓還未栓環的氣球。一陣風吹來,勇利瞇起了眼。再睜開時,氣球瞬間被吹得老遠,但是剛才還像幼幼台大哥哥的頑皮兔子卻真的飛躍起來,一腳泉池平台、一腳座椅靠背,大手一揮就捉住了好幾個。

  踩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勇利驚慌地衝上前,跟落地的兔子撞在一快兒,兩個人跌在地上,勇利成為了肉墊。「哇……抱歉抱歉,你沒事吧?」誇張笑臉的兔子好像也感到抱歉,愧疚地看著勇利揉著屁股緩緩直起腰來。

  「我沒事……倒是你啊!太誇張──」「呀~」「好像特技表演!」「兔子好厲害!」

  小朋友又通通圍過來,落下的幾顆被四周的家長們撈了回來,剩下繽紛的、抓不住的,被風吹得越來越高。勇利瞇起了眼往天頂望,天氣真好,太陽掛得好高、好燦爛。沒事就好。

  大夥好像一同完成了什麼大任務似的,齊聲讚嘆與鼓掌,奇妙的親切感渲染在開闊的廣場上。鼓譟的喧鬧以外,耳邊的音樂又換了一輪。

  「啊、三拍子。」

  「也差不多是午餐的時間了呢。」勇利順手將落地的緞帶禮帽拾起,意外發現帽裡竟然沉甸甸的,嗯?有幾枚銅板閃爍。

  「給、是小費哦。」

  「哇哦~真是熱情啊!」

  停下舞步後,小朋友們領了氣球,很快的父母就各自把孩子們也領走了,留下一片的「兔兔掰掰~」。

  兔子悶悶地偷笑。「這首比較適合華爾滋呢。」

  正當勇利懷揣的心思,思考接下來的行程時,有一對情侶端著地圖穿過孩子們走了過來。「不好意思、請問使用這張優惠券的餐廳在哪呢?」

  「……?いらっしゃい──」

  「不不、請借我地圖。」這傢伙不行。今天應該是不能離兔子太遠了。勇利無奈的接過地圖。情侶則目瞪口呆的望著兔子與看上去像遊客的青年英日語交雜使用,商量過後乾脆大家一起前往。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