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双苍】肉渣小段子

意義不明的kj、充滿了我沒時間補完的腦洞私設


Fc2: 

Plurk paste:


廢話:

上一篇竟然都2016年底了、好吧開夏第一發(?)依舊給本命偽雙蒼

太喜歡他們三人了,喜歡的脫不了坑<雖然最近沉浸在美蘇腦和Yoi夫夫腦


因為蒼葉是這麼充滿了活力與愛的孩子,所以在蓮的BE跟了偽雙,那肯定是歸屬但不是他所希冀的。

儘管已經徹底被改變了思考和身體,我還是超喜歡他們...延伸與原作本篇,甚至不同路線的蒼葉差異,

偽雙蒼就是有無限的可能、非常需要和人聊三人(哭唧唧)

2017過一半了,希望今年也能在這裡更美蘇和Yoi

然後出個偽雙蒼小料ㄅ,我畢生的夢...

【偽雙蒼】In perspective of viewing

>R18,偽雙戲份極少甚至無!


Fc2: 

Plurk paste:


2016又要過完了、ㄇㄇ下半年被Yoi抓走

最後一篇還是給蒼葉小天使ba~♡

明年也要努力朝出偽雙本的野望邁進!(握拳)

勇維小段子。

勇維,微背注,最後是玻璃渣。

最終滑走之前焦躁不安的ㄇㄇ玩了關鍵字小段子

既然完結了還是發一下><

好喜歡勇利,好愛他們,一定要幸福。


勇利的FS曲子裡藏了Viktor的名字,迷妹騰地一下就暴走了,也有人懷疑是多心了,但是勇利其實是會彈奏樂器的,還學了好些年。


坐在那個位子上,撫摸酒紅色的真皮沙發,不自覺的翹起腳,將下顎墊在掌心。

勝生勇利棗紅色的眸子裡,有異常晶亮的星辰閃爍,斂下眼,可把愛人努力的模樣一覽無遺。

將那個兔尾塞進去,

這是第一道命令。


交換了戒指的隔天早晨,Viktor什麼都不做。

無名指那金色的護身符,被玻...

【咪蕊蕊】Yuri on Ice(勇利比賽長曲)合奏

【咪蕊蕊】Yuri on Ice(勇利比賽長曲)合奏

──勇利&維克多CP無差

已戀愛。

和生日沒有半點關係(


(GPF賽後,日本九州長谷津。)


  「吶吶、Viktor,我們來合奏吧?」
  維克多從來不拒絕他的小豬豬,他們直接上街買了一把小提琴(Vik出錢)。
  「Wow勇利、會彈鋼琴呢!」
  「只是彈著好玩而已……要開始囉,Viktor?」
  由維克多擔任小提琴的部分,勇利則是雋永的鋼琴──

  Yuri on Ice,這首曲子初次聽見便讓他驚豔,他感...

偽雙蒼(暴露)小段子

肚子很餓,好久沒吃糧了(泣)願望是出偽雙蒼無料,努力耕耘中。

【偽雙暴露】

  意識是深海。

  你偶爾不得不讚嘆自然的鬼斧神工,站在神造的世界,窺探明鏡一般的心湖,純粹而自然。

  當然水是無色的。

  然而,就是有一個兩個例外的孩子,否決了神的傑作。試吧、把心湖攪散,把意志混淆,把聲音注入,把珠球填色,再把傲然混進去,最後將情愛,給深深的埋入。

  自然是無色的,而起始後的人造物,是蒼藍。

  「弱爆了。」

  青年低語,抬手喚下最後一擊。

  「了解。」

  傲慢的藍在波光聚集後,強行刺殺,奪去敗者的觀感。

  轟隆。四周都被流動的能量給震動,粼粼波光在四面八方浮流...

偽雙ED,稍微試個水溫。

【ALLMATES蒼/
獸&獸×人的三P/R18】
偽雙兩人與嗷吧的互動少,主角就是嗷吧、獅子(Welter)和蛇(Hersha)。

偽雙蒼太冷沒朋友雷雷雷<

───

  「那麼,就麻煩蒼葉先生在這段期間替我們照顧Allmate囉。」

  「掰掰~蒼~葉~」

  漆黑的門輕輕扣起,金屬摩擦聲碰撞於牆與壁,聲音雖然刺耳,但至少把相投的臭味隔絕門外,是該感激它的。

  色調昏暗無彩,連燈光都暗得溶入背景,房內儼然是個黑盒子劇場。舞台中央只有一抹白,色素不足的水藍線條隨興鋪散,中心盤繞著的軀體單薄而僵硬。

  這僅僅是場獨角的默劇。

  演員的雙眼黯淡無光,裸著身,大面積的伏...

【DMMD/ミン蒼】毫無反應只是一灘肉渣

>敏蒼、啊十八、時間大概在續篇HE後不久
是四個月前開的。(

Fc2: 

Plurk paste:
 

好久沒ㄘ敏蒼糧了覺得餓,國曆鬼月來了,真想產偽雙蒼然而ㄇㄇ廢物……(爆死

Narrow

【白蒼生賀/狂雀白蒼/R15】Narrow

>紅雀BE的延伸,偽雙出沒注意
>第一次寫這對,歐歐西和捏造和R15注意。

蒼葉=白蒼
紅雀=狂雀
【廢話

  威爾斯和托利普在碧島沿海的純白橋墩找到了那位蒼白的神明。

  夕陽沉沒於海平面,乍看之下蒼葉就像穿著血衣,他白淨的臉龐凝視著血球,蒼葉若有所思的握著被曬熱的扶杆。

  「蒼葉桑,你在這啊。」

  「唷呼,蒼葉。」

  「我還能在哪?」

  自認聽到愚蠢的話,蒼葉勾起嘴角問道「東江找我?」

  「東江並沒有找蒼葉桑哦。」

  「我們只是想在蒼葉生日這天陪你。」

  兩人默契十足的一唱一和,蒼葉只是頭也不回的聽著。

  ...

>刀劍亂舞日常

【雨/歌仙兼定】


任性的讓蜂須賀呵尼()與咖蜆兼定來陪陪半夜中二病發的審神者,任性的不修邊幅發洩情感,

>歌仙和審神者的乙女向注意。



──暴雨恣意破壞了寧靜的夜晚。


審神者坐在廊沿,端起茶杯望向外頭的一片漆黑。


「主公、主公?」


來人的聲音比不過風聲,在狂野的呼嘯聲中,大部分都被豆大的雨點擊得碎裂。


審神者沒有回頭,大聲的應了一句,依舊凝視者室外。


「……現在是寅時。」金色閃亮的面料層層折疊,蜂須賀虎徹在審神者的身邊坐了下來,唇靠近了女人的耳際,這樣聲音不必扯高,能維持原本的溫婉。


審神者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聽見了。「銀時?我知道啊最新一卷的...

【蜂歌】高傲與風雅

【刀劍亂舞/蜂歌】高傲與風雅


>傲慢與偏見

>像是戀情發展過程,自我(我)認知(家)的紫毛女子會,春心蕩漾。

>嬸嬸愛哈尼心切刷存在注意

>哈尼只傲不嬌很毒舌、歌仙姨媽來(×),OOC我差點打成CCO嗚嗚小獅子昨天來我家ㄖTTT

──────


「我是歌仙兼定,喜愛風雅的文系名刀,請多指教。」


似雪般飄散的點點粉色襯托了眼前新來的刀蜷曲的紫髮,蜂須賀虎徹怔愣了幾秒才從花雨中回神過來。


來了把品味獨特的刀,必須呈報主公。身為刀匠的蜂須賀虎徹這麼想。


接見歌仙兼定的氣氛很愉快,蜂須賀虎徹在一旁,看著對面笑得蕩漾的打刀優雅的對審神者行禮,然後甩過散布著...